长期以来,CCUS商业运作一直是世界难题。截至2012年,全球规模化的二氧化碳捕集、运输及封存示范工程共有75项,其中10余项取消,仅8项运行。碳捕集成本过高、只封存碳源无法获取经济效益等是主要障碍。正因如此,尤其是国内电力领域先行先试没有实现商业运作后,拥有高浓度优质碳源的煤化工企业和可将二氧化碳“变废为宝”的油企联手,成为CCUS产业发展的必然选择。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石化处蔡荣华认为,二氧化碳驱油找到了CCUS经济潜力最大的结合点。
  但不可忽视的是,此次合作要想走出成功的CCUS商业运作模式来,挑战还有很多。其中,必须克服技术、经济、安全方面的风险成为业界共识。
  客观地说,经过半个多世纪探索,二氧化碳驱油已取得重要成果。美国2012年二氧化碳驱油项目已达121个,年产量达到1587万吨,相当于一个大型油田规模。在国内,吉林油田、胜利油田、延长石油等也积累了丰富的二氧化碳驱油经验。
  然而,没有任何一套技术能直接在另一个油田推广。相比其他油田,长庆油田天然裂缝发达,易气窜,且实现混相难度大等都给二氧化碳驱油效果带来考验。
  此外,国内对二氧化碳永久封存的潜力和安全性尚缺少系统的评价理论和工程方法,注气后设备腐蚀带来的安全和成本压力等,都是制约商业成功的关键因素。
  正因如此,中国石油开展先导性试验煞费苦心。为确保试验成功,兼顾长庆油田两种不同地质条件,确定在姬塬罗1区和安塞杏河油藏北区同时开展先导性试验,而非初步设想的一个试验区块。
  为加快项目进展,中国石油还创新组织方式,充分发挥总部机关、勘探板块以及勘探开发研究院等各方优势,长庆油田做好现场组织实施总协调,引入二氧化碳驱油经验丰富的吉林油田提供总承包服务。此外,科技攻关、安全风险评估等工作也同步开展,以确保这个承载各方厚望的合作项目全速前进。